不臣

一生飞鸟。

山河乱·拾

她扑上来的时候,他的血眸中盛满了那不顾一切的身影,面色平静地仿佛在迎接一个久违的拥抱。

她亦暗自赞叹他身为帝王的气魄。

这一刀使出了最大的力气,狠狠向着他心口刺去——没有任何余地和退路,她的淡眉紧蹙,手挥出得又快又狠。

男人不避反迎,一下子捉住她细白的腕。

……出其意料的动作让她动弹不得,险些又被拽个趔趄。

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领略他比一般人更强健的体魄,虽然全力一击未遂,她至少也做了防御的打算,便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他看起来瘦削的身材欺骗。

她看着那紧紧抓住而青筋暴起的手臂,上面迅速显现出了刀痕——是刚才他的手臂滑过刀刃,才捉住了她。

他是疯子么……

她看见有血从他的臂上滴落,为了这不值八百的一击,拿出了自毁一千的法子。

下意识抽手,分毫未动。

她清晰地感觉到了手腕上痛感的加剧,他加重了力度来困住家雀,手臂上的血自然也落得更快,滴滴坠落。

她抽回思绪,迅速侧身抬起左腿,一瞬间腿风已经扫到他耳边!

未曾想他邪然一笑。

不好!

她还没来得及抽腿,就被他另一手狠狠抓住脚踝。

“嘶……”她没忍住,倒吸了一口气。

僵持不下间,他笑着说:“怎样,还打么?老老实实的不好么?在本王……”

“住口!”

她大喊了一声,右手果断松开的刀掉落在地,趁男人晃神松劲的瞬间抽回腿,还没站稳就向他击出了一拳。

呵!

他冷笑一声直接上臂去挡,没承想她这一击比想象的更烈,竟然抵着他前臂冲向他的脸!吉尔伽美什不禁挑眉:丢盔弃甲,还以为是要投怀送抱,本来以为经过这几世能乖一些……

“还是不乖啊!”

他大笑道,然后终于以正视的态度衣袖大展,迅速出手。

故态重萌,同样的错我不会犯第二次!

她眉梢微挑,一双鸽灰色的瞳中惊起了层层潋滟,略显狡猾。

少女脚上做出了微小而快速的调整——裸露的脚踝向后抵住,榻上暗红色的细软绸子被这一蓄力动作推出了波浪形的褶皱。

那大手还未碰到她分毫,她就主动向前一纵,双腿离开床榻边缘,娇小身形直接揉进了他怀里。

他又被这出其不意的动作晃得一怔,再回神已经被撞倒在地,一向稳健的心脏被这大胆又狡猾的姑娘撞到异常狂乱。

自己的主动突然化为被动,狂骄的帝王金发散落一地,躺在地上难以缓过神来。

然而温香并非软玉,少女对仅隔几件锦衣的肌肤之亲保有异常清醒——潘将军骑在他腰腹上,立刻撑起了上半身。

这姿势还未来得及给天真的帝王什么幻想,少女就一手按住他想要握住自己腰的手臂,而另一手,则握紧拳头狠狠砸向他的脸。
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