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臣

一生飞鸟。

山河乱·拾壹

她的拳法又准又狠,吉尔伽美什手疾眼快挡下第一拳时做出了这个判断。
她放弃了刀,想要近身肉搏么!?
他几乎是不可置信地又接住了接下来的几拳,这几拳打得中规中矩,直感极强的他化解起来极为轻而易举。
她沉默地低下了头,身子轻俯,削瘦的肩上划下了银色的发丝落到他的胸膛。
“喂,暴君,你为什么不认真和我打?”
她突然扬起头质问,胸脯轻微起伏,一双大而精致的瞳孔牢牢锁住他的脸。
他从那张脸上看不出任何开玩笑的感觉。
“你是在开玩笑么?你这样的拳法……”本王若迎上去怕是能捏碎那娇弱的手腕。
她微微下低的身体从这个角度来看,刚好暴露出白嫩光滑的胸脯,残破的衬衣间若隐若现娇小的茱萸,少女的身材算不上发育良好,却皎洁得像极了月光,吉尔伽美什在视线扫出的一瞬间,感觉到体内的欲望叫嚣到几乎发狂。
“我认真……”
他狠狠按住她的腰,少女愤怒的反抗被完全驳回。
他的声音嘶哑地可怕,那双大手险些捏碎她瘦削的腰。她对上他的眼睛时候,被那双血瞳中似乎随时破笼而出的凶兽摄住心神。
好邪魅的一双眼……
她一怔,又下意识立刻偏离视线。
身上的人似乎有片刻的不知所措,那副姿态更像待人采撷的洁白百合,他感觉脑中的欲念膨胀得几乎爆炸。
“我会认真的,我保证……等会你会满意的。”
他哼笑着眯起猩红的眸子,然后起身一把拉下她。
天旋地转间,两人交换了主次位置。
她被粗暴的动作扯得头晕目眩,身体被狠狠砸在地上更是让自己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,勉强睁开的眼睛,却只能揽到他眼中的血红。
“你……”她拧着眉,有些语无伦次地不知道要说什么,方才吉尔伽美什的动作打断了她的思路。
“想求饶了么?”他心不在焉,低下去亲吻那抽张精致的锁骨,果然收到了少女微微战栗的回应。
“做梦!”她像炸毛的猫一样突然回到了激亢的反抗情绪,却在下一秒被狠狠钳住脖子。
“老实点,不然会更疼……”
他的大手毫不费力地攫住那纤细的项子,略带粗糙的指下是鲜活跳动的动脉……
真脆弱啊……这一刻的你,真是脆弱到了极点,但是……
也美到了极点。
吉尔伽美什出神时,手下的力度一直在加大。
必须做点什么……不然……
大脑缺氧带来的晕眩让她闭上眼睛,本能地伸出手,试图掰开他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。
太徒劳了……
看着她纤弱的手几次碰到自己的手,力气轻得像挠痒,冰凉的指温只会火上浇油,让他感觉脑袋痛到发狂。
妖精……
他俯下身,看着身下痛苦挣扎的少女苍白的唇,沉沉的眼神愈陷愈深,终于低下头想去咬住。
“砰!”
一把形状奇怪的法杖就这样横空而来,直直地砸到了他的头上。
脖子上令人窒息的感觉终于得到了缓解,她大口大口地呼吸,几近涣散的眼神开始凝聚。从垂死边缘被狠狠拽回的瞬间让她难以平复,胸脯一起一伏,散乱的银发也勾过脸颊,睫羽上带着生理性刺激结出的泪珠。
“咳、咳咳……”
她感觉到一口血涌上喉口,喉咙的软骨仿佛碎掉了一样地痛。
不管怎么说,总算得救了……
但是……是谁,救了我……

评论

热度(6)